回到南京了

无法上网,刚和爸妈一起看完新闻频道的一个节目,王石貌似好人一样讲着房地产拐点已经到来大家四五年后再来买吧,潘石迄笑嘻嘻的说商人就是追逐利润的,还有一个忘了名字的大老板说我凭什么降价?多好的房子十万卖六万我亏了我已经。

不过,不管好人坏人,俺没钱买房是真的,再降也买不起。

看完电视回到自己的小床,打开笔记本塞上耳机开始记录今天的点滴,门口的积雪扫成一堆,像是一个巨大的包子——无极告诉我们,为了包子,mm是可以叉开她们高贵的双腿的(不知道艳照门最新进展如何,没了八卦的条件,我只能YY着当个好孩子)。

早上五点起床,当然我是不想起的,大冬天的周六清晨不睡到自然醒真TMD对不起祖国对不起党。但是一想到火车站门口人山人海的景象,早起早超生……

刷牙洗脸,然后看着头发WS的东倒西歪,抓紧时间洗头——拧开淋浴头、冲、抹、再冲,OK。

男人真幸福,感谢主。

牛奶放到电热水壶上蒸了一下,和昨晚买的打折面包一起充当早餐,再四处看看有没有遗漏的东西,一个箱子、一个电脑背包、一个装羽绒服的塑料袋,理论上没多大问题。

(东西到真没多少,有三件不穿的衣服带给老爹穿,反正放我这儿八百年也不会动的。)

关上防盗门,迎面寒风吹来,雪下的正浓。踏着前人的足迹走到垃圾房,把垃圾袋丢进去,以前总在窥探我的一群流浪猫也不知道躲哪儿睡觉去了,门卫打开小区的大门,我胡汉三还会回来的。

打车到南站,公交好像六点才有,奢侈啊。

地铁工作人员真BT,居然把进站的门关了,好像为了限制人流只开放了几个大门。于是我只好沿着通道寻找着入口,然后迎面看到CY。

我们同一班火车回家,她回常州的,票是我帮忙买的。没想到居然在地铁站就碰到了,前方好像也是关着门的,于是一起往一号出口那里寻找,终于不负苦命人。

上海火车站的地铁通道和南站差不多,也是封的就剩三个比较不方便的出口,脏的要命。居然还要穿越马路,地上都可以跳芭蕾了。

大概是太早的缘故,站前广场上人不是很多,很轻易的就进入了候车大厅。动车的人也是很多的呀,等了半个小时候随着工作人员的大门一推,人群好似下山猛虎又如决堤的洪水般唰的就冲了出去。

以前还不是特别懂得大水决堤的场景,因为有位置所以总是漫不经心的躲在后面,今天算是体验到了。

一等车,座位宽宽的还有个靠头的小垫子。和她旁边位置的原主人商量一下换了位置,同时出的两张票居然相隔了二十个位置……很好,很强大。

第一次坐一等车厢都,居然还每人送一瓶海拔5100米出产的西藏矿泉水,喝了之后立马高人一等。

聊聊天,一个小时多点到常州,两个小时到南京,一路上雪白一片……江苏只能是雪景,称不上雪灾,不然我也和阿黄一样回不了家了(她今天的票回湖南,结果火车遇到UFO消失了)。

出了南京站,大吼一声我胡汉二回来了。

小声说一句,人总有几个化名的,保密保密。

在售票大厅排队买了10号回上海的票,原先买的9号那张退掉损失了累计二十四块钱。在外地买回程票果然是限量的嘛~

玄武湖前面的广场停了若干辆军车,解放军哥哥正在热火朝天的扫雪,军民一心共()雪灾。

想不起车上具体写的什么字儿了,刚才居然打开浏览器想百度一下,突然想起来家里现在P网都没有一个!要适应没有网络的生活,NND。

一路上很顺利的转了两辆公交回家,都有座位而且人不多。马路上根本看不到积雪,都扫到两边去了,南京政治学院那里也看到一堆类似武警的战士——祖国需要你们,同志们辛苦了。

回到家吃饭睡觉看电视,还踢了几局实况2008,昨晚刚下载好,界面漂亮多了可惜手柄没带来。世界杯小组赛的时候对方球员在我的禁区里摔倒,裁判一声哨向我以为世界末日了呢,结果吹对方假摔并给了张黄牌,哈哈,2008果然和别的版本有了进步啊。

今天就写这么多,明早起来看看中国德比,下午去超市采购年货:)

ps.突然想起来手机连上笔记本可以上网,充分利用我一个月十兆的流量,哈哈,可以照写不误了。

回到南京了:等您坐沙发呢!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