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22 22:22:22

2009-02-22 22:22:22,时钟跳到一个很双的节点,然后静止不动。

周末两天,仿佛是为了补充每日加班所消耗的精力,配合着窗外潺潺的春雨,一切都暗淡起来。

节能灯开了一整夜,纯白的灯光照亮了房间,闭上眼,梦中漆黑一片。

约好了今天去打羽毛球,疲惫的心却断了一切的念想,拨个电话说不能成行……讨厌下雨,讨厌蓬头垢面的出门。

美丽心灵、爱你如诗美丽、人鬼情未了,硬盘里翻出来的古旧影片主宰了眼球,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村上的新书一直中断在第二章结尾,静静的置身书架,旁边摆着一杯燃烧了三分之二的蜡烛。他们说,变老是件非常容易的事,转眼间村上已然六十,而我也离十六岁划开了十个年轮。

十七岁时读了第一本村上,二十三岁时基本不再捧书。

也许任何事都有个时间段作为限定,十五岁到十八岁,写了很多书信。然后当某个时间点过去,大家都不再写信了。

作为一段人生经历,那段时光让人琢磨不透,记忆渐渐淡去,一切都显得光怪陆离。

周围的人和事,都翻天覆地的起了变化,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

要么被这世界改变,要么改变这世界。要么轻于鸿毛,要么重于泰山。

遗憾的是思想总是无力的被现实击打,像是普罗米修斯,心被苍鹰啄食后,愈合,然后再次被啄食,反复受着煎熬,整个人精疲力尽。

想找个人可以在耳边呢喃,一起快乐,一起痛苦。

他们说,长眠吧,不会再有痛苦。

于是我关了窗、熄了灯、闭了嘴,透过窗檐、透过乌云,整个银河系的光穿越无穷光年的距离照耀在身上,一切消失不见。

2009-02-22 22:22:22

网友评论0

  1. 5楼
    听风的歌:

    alvin 于 2009-02-23 10:52 PM 回复
    写给谁,提笔无言。

    写给曾经写过的那些人。也可以写给海藻啊,虫子啊,manis啊,听风的歌啊,呵呵。

    2009-02-24 9:26 上午 [回复]
  2. 4楼
    虫子:

    虫子觉得。。。渡边同学是由于太有小mm缘了。以至于你的真命天女不敢靠近了。。。
    [reply=alvin,2009-02-23 10:54 PM]小mm在哪里?虫子欺负我……[/reply]

    2009-02-23 2:23 下午 [回复]
  3. 地板
    听风的歌:

    十五岁到十八岁,写了很多书信。然后当某个时间点过去,大家都不再写信了。

    你可以延续这个时间点。可以继续写信的。
    [reply=alvin,2009-02-23 10:52 PM]写给谁,提笔无言。[/reply]

    2009-02-23 11:06 上午 [回复]
  4. 板凳
    manis:

    海藻同学偶赞同你滴....
    [reply=alvin,2009-02-23 10:51 PM]你好好上班,瞎掺和什么。[/reply]

    2009-02-23 10:40 上午 [回复]
  5. 沙发
    海藻:

    海藻一直觉得渡边可以当作家~!
    真滴~
    [reply=alvin,2009-02-23 10:48 PM]乱讲,我写不来的,没有那颗心。[/reply]

    2009-02-22 10:55 下午 [回复]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