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月,我又回来了

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月,我又回来了,毕竟这里已经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冬日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屋子,

鱼缸里的小五把脖子伸的老高,

刚换过主板的电脑继续执行着一行行的代码,

音箱里的歌由“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变成“One More Time”。

我开始想念一个人。

我甚至不知道这是不是想念,也许只是心底里一丝莫名的牵挂。

《金刚经》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所以我必须立刻马上把这种牵挂抛弃,如同挥拳打向对面的镜子。

镜子碎了,虚像散了,面前只有无尽的黑暗。

好了,丢弃一切束缚,一切羁绊,继续前行。

“你好,请问你叫什么?”

“我……也许,你依然可以叫我——渡边”

【卜算子】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思量意。

北宋-李之仪

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月,我又回来了:等您坐沙发呢!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