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雹 自燃 崩塌 解体

文章标题是昨天写好的,可是我依然没有填充内容。

必须承认,这一周我都是这种飘荡在无边无际大海中的感觉,找不到可以登陆的地点。

上海的午后天黑的可怕,北面飘落的雨水混杂着偌大的冰雹砸在办公室透明的玻璃墙上,咚咚的直响。

家里的窗户开着,想必地毯已经湿透了吧,天有不测风云,大抵就是这么回事。

早上看新闻,成都的公交车在路边燃烧,太多的人在密闭的车厢内被烧成焦炭。网络是个很迅速的东西,视频和照片,惨不忍睹。

其实所有城市的公交车都是这个样子,早高峰的时候根本没有站立的空间,如果这一幕发生在地铁……难以想象。

路上交通是不安全的,还是老老实实骑自行车吧。

法航的飞机消失了,找到了一堆碎片最终确认不过是海洋垃圾,没有人知道那一飞机的人去了哪里,也许是被外星人劫持?对家属们来说,至少找不到永远可以继续等待。

不由为那个因为提前几个小时到机场,而搭乘早一班飞机的德国人感慨,命大啊。

“某种情况下,命运这东西类似不断改变前进方向的局部沙尘暴。”叫乌鸦的少年对我这样诉说。

某种情况下,命运这东西类似不断改变前进方向的局部沙尘暴。你变换脚步力图避开它,不料沙尘暴就像配合你似的同样变换脚步。你再次变换脚步,沙尘暴也变换脚步——如此无数次周而复始,恰如黎明前同死神一起跳的不吉利的舞。这是因为,沙尘暴不是来自远处什么地方的两不相关的什么。就是说,那家伙是你本身,是你本身中的什么。所以你能做的,不外乎乖乖地径直跨入那片沙尘暴之中,紧紧捂住眼睛耳朵以免沙尘进入,一步一步从中穿过。那里面大概没有太阳,没有月亮,没有方向,有时甚至没有时间,唯有碎骨一样细细白白的沙尘在高空盘旋——就想象那样的沙尘暴。

命运就是这么回事儿。

重庆的矿山崩塌,山崩地裂之下鲜有幸存者,近期就没有什么好消息传来。

罗京也终于走了,一直就传出他罹患癌症去世的消息,最终被证实为假新闻。新闻联播的这个“国脸”,跟着无数的人一起长大,虽然节目本身永远是固定的套路,但不可否认在中国能当上新闻联播的主播,没有绝对的实力根本不能。

明天又是高考的日子,有几个认识的小孩儿居然也要参加考试,印象中他们还是小学生的样子,已然长大。

相对的渡边也成长为怪蜀黍,为了一个个难以琢磨的念头而崩溃。

理论上来说,最近的沉默以及紊乱是由于药物的关系,吃的那些减肥药对内分泌以及整个儿的精神状态影响很大。

再加上工作调整……对了,我现在又开始专职写cobol了,原以为早已忘记,结果被一本痛苦的程序蹂躏一下,立马一切明了……不过真的很头痛,精神上肉体上都痛,不得不请假半天。

请一天是不可能的了,人手不够,每周又开始法定加班了。觉得头脑发热,结果咯吱窝里塞了体温计显示只有36°……

缺乏休息,药物造成的***让人不停的胡思乱想,相对的自己又没有合适的宣泄渠道,于是压抑的沉默。

今天没有吃药,同时也终于睡了一个懒觉,甚至下午躺在床上又迷糊到六点钟。

我就这样,静静地、静静地解体……

网友评论1

  1. 沙发
    虫子:

    没有好消息。我们要自己创造好消息。。。。

    2009-06-08 4:28 下午 [回复]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