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恢复

周日晚上自己的无线网络突然断开连接,无论怎么拨号都提示连接不上服务器……莫非是因为周六晚上没有关机的缘故?网卡烧掉了?

无语,接着看看小说玩玩PSP,没有网络依然可以存活。

周一,下班后去健身,上周一直没去,这周精神气儿好歹缓和了不少。回到家开机、拨号——依然无法连接,看来等他自己恢复是没希望了(以前出现过这种情况,第二天就好了。)

发短信给阿黄,让她把她的上网卡和SIM都带到公司,我把笔记本带过去用她的卡试试,看究竟是网卡坏了还是SIM卡坏了。

周二例行加班,五点半下班后把笔记本拿出来测试,鬼鬼祟祟的明显有违反公司安全规定的嫌疑。结果两两配对后证实是我的SIM卡无法拨号……

打电话给电信,说我的卡已经三个月没有缴费,被停机了……这不扯的嘛~ 我当时买的是2400块包年的CDMA,什么时候变成后付费的了?

看来被JS欺骗了,幸好还留着当时的发票等原始记录,打电话过去——“上海量通”——一个小mm接电话说已经下班了,帮我记录一下明天去问一下公司。

看来还是个比较大的店,不像阿黄买卡的那家店,已经遍寻不着了。

今天下午逮着个空儿就逃出办公室了,跑到美罗城的B1层,找到那家店,一个电话过去,说马上给我恢复,晚上就好。

小mm也只是负责卖卡而已,我就不欺负人家了,虽说断网三天,能给我恢复就行。

下班带着psp去健身房,踢了三场实况2009、打了两场NBA2009,看了两集《砂时计》,身体也没闲着,不停的锻炼了近三个小时。

我发现如果自己下了班去健身房里挥上一身汗再回家,比直接回家心情上要好上很多——很多时候都像个寂寞的小丑。

小丑总是可以轻易的将观众逗乐,观众们拖家带口的来看小丑演出,笑着给他鼓掌,让他再来一个。

一年又一年,换了一波又一波,他们之间的笼子只不过被刻意忽略了而已。

小丑依然是小丑,演出结束陪伴他的也只是几只黑暗中的小熊而已,还有,就是油彩画出的笑颜。

经过美罗城楼下的时候,音乐喷泉突然响起,一阵熟悉的交响乐激荡。其实很喜欢这些古典音乐,没有歌词,却能瞬间击中你的心。

【旅人】

当我还是年轻健壮,
我便去漂泊流浪,
撇下少年的轻狂,
留给我父母家庄。

一切家业,一切财产,
我欣然托别人照管,
有旅人的轻杖作伴,
去呵,凭我天真烂漫。

一个强烈的憧憬,
一个模糊的使命,
督促我:「这是前程,
去吧,路,永远上升。」

「到了一扇黄金阙,
那末,你便踏进去,
里面,人间的一切,
像天上,不朽不灭。」

暮去朝来无尽期,
我永远永远不憩息;
但我所求所望的东西,
始终还是个秘密。

山岳挡住我前途,
狂涛困住我脚步;
我拓开悬崖的路,
我筑桥把急流渡。

终于到了大川旁,
它滔滔流向东方;
我泰然信赖波浪,
霍的投入它胸膛。

川上澎湃的波澜,
把我冲入大海里面,
眼前是空阔无边,
目的地,我不曾接近。

呵,没有道路可通连,
呵,我头顶上的苍天
永远不会接触地面,
「那边」呀终不成「这边」!

——弗里德里希·席勒

网友评论1

  1. 沙发
    sherry:

    等你减肥成功之后,就可以去找小MM了,就没有这么多感慨了

    2009-06-11 4:41 下午 [回复]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