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满。

烟花烟花满天飞,你为谁憔悴。最初的枯竭已进入我的血液,化作冰冷一场清晨的雨。我的花瓣已打开,另一朵花在哪儿~ I wish I had an angel ,For one moment of love。

躺在椅子里,双脚搭在两个板凳之上,空调被搭在身上,笔记本暖暖的抱在怀里,电风扇对着吹。

休眠两天的自行车恢复自由,拆开链条盒重新搭上去再紧一下螺丝倒点油,五块钱。物价飞涨啊,于是拿过气筒使劲儿的补足了前后车胎的气压,不用白不用。

继续荒废的一天,程序依然毫无进展,不过至少摸到问题的所在了,居然去调用另一个用户名下的服务……唉,linux和unix居然还有这么多的差别,如同IE678也千差万别一样,讨厌。

6月17日,星期三,一周又已过半。周日是父亲节,年年给母亲送花,倒还真没给老张送过东西,要不回头瞅瞅去?

老娘打电话说还有两周左右小学就要放假了,也许是永远的放假,终于到了要退休的日子。

一个时代的结束。

【好事近】

回首出红尘,
醒醉更无时节。
活计绿蓑青笠,
惯批霜冲雪。

晚来风定钓丝闲,
上下是新月。
千里水天一色,
看孤鸿明灭。

网友评论1

  1. 沙发
    Радимир:

    似是有些伤感,加油!

    2009-06-18 4:07 下午 [回复]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