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末央

八月末央,还没感觉到“未”,已然月“末”了。

我知道自己好几天没在这里瞎扯淡,其实也没别的事儿,周末在家看看小说而已,一如往日,一如往年,一如往生。

无线网卡卖掉了,50块把SIM卡卖给了一个来上海培训的姑娘,开车到我们小区门口交易的,北京军区的牌照,我也没胆儿握着人家的小手教她使用,打电话给10000号查询,已经欠费两个月……木关系,可以最多欠费三个月的,我保你用到9月30号。

卖完卡到菜市场买了十块钱的虾,小五周末被我带回家,重新给它换了个大缸,度周末怎么着也得有点加餐吧……可惜没有小虾,一个个都生龙活虎的。

很明显我不会做虾,书上说剪掉虾须虾腿,取出沙包,剪开后背抽出泥肠。

但是虾是活滴,我把它腿儿剪下来的时候那家伙直蹦……NND,我抖了……从小没杀过生,吃到嘴里不觉得啥,亲手终结人家生命就有点吾将上下而求索了。

一狠心,直接把虾脑袋给剪下来,然后再剪腿剪壳儿。不错,几乎不挣扎了。

这是我唯一干掉的一只虾,然后交给阿黄继续做了,菜谱也交给您……某些时候女滴比男滴要强很多,比如无视虾之挣扎。

最终小五吃了一个,我吃了很多个,油闷大虾做的很赞,表扬一记。

今天周一,状态不好,下午很困倦,测试用的数据没造好几条,基本上都是实习生mm在帮我弄……晚上也没加班,没和日本方面联系就跑路了,我可不愿天天加班。

回家吃了泡面,还有剩下的些许火鸡腿(周末去超市买的,好大好大一个火鸡腿),亚亚说去跑步吧,于是从家一直跑到上师大,又再人家校园里跑了五圈。

许久没有在外面跑步了,果然和在健身房跑步是两种感觉,尤其和小mm一起跑步总不能装死吧,虽然回到家洗完澡觉得脚底磨得有些疼。

周日去体检,交大的什么体检中心,估计又是走走过场,公司倒是给了钱,可是医院又怎会认真检查呢?

不知道这回我的肾脏会不会再出现变化,一年一个数儿,医生们是不可信的。

八月末央: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