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名状的困

下午三点半左右,坐在闷热的办公室里,无可名状的困意袭来,仿佛2012一切毁灭之后,趴在一块漂浮的木板上呆上三天三夜后的那种困。

亦或是被十二月的冷雨淋湿的三条腿的黑狗回到温暖干燥的窝里,躺下去后不愿意再度爬起来式的困。

尤其上班过程中毕竟不能大模大样的趴着睡,挣扎着给眼睛来点新乐敦,然后用手指上下的揉捏眼眶……依然困倦。

走到洗手间,放下杯子,坐到马桶上,然后……睡着了……

猛然惊醒时,脑子里还在想是不是迟到了,然后大脑劫后余生般的回忆起来自己已然身处办公室,用冷水洗一把脸,回到座位上。

“去买个甜筒?”问了下坚坚,我还欠他一个楼下的甜筒,1块钱一个得,香草味儿。

“好的,你去买。”

“还有谁要?”

“我要可可味儿的”“我要香草的”

两只手肯定拿不下,想吃的跟我走吧~ 坐电梯到楼下,结果巴洛克里只有圣代没有甜筒……帮华姐买了两个蛋挞,因为不是下雨天,所以也没有买二送一。

外面冷飕飕,被风一吹,倒是没了困意。

晚上QQ上碰到晚安mm,因为一个非常奇怪的原因,我们约好了明晚去吃饭,平安夜。

无可名状的困

无可名状的困: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