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紫绿白绿蓝

星期六上午坐火车回南京,因为买的是K开头的车,所以花了四个半小时才到。和同事一起,到本部的食堂二楼吃饭,毕业了更是格外珍惜回到学校的每一分钟。

下午两点派出所开门,时间上刚刚好,花了一分钟时间每人开了张户籍证明,给了警察姐姐一块钱。

用九个小时一百块钱坐火车,然后一分钟一块钱办好事情,中国的各种户籍制度让人不可思议。

回来的目的已经完成,剩下的就是见见老同学了,坐车到安德门,然后打的去三江,海峰在那边租的房子。

月租金一千五,全装修,两室一厅再加上阁楼。到底不是上海啊,心中暗叹一句。

几个人一起做饭,海峰烧了啤酒鸡,貌似很简单,基本学会了。

绿红紫绿白绿蓝

XQL也过去了(因为种种原因隐去他的名字。后面有些话想说,不想用真名。)他打电话叫来一个朋友,不知道怎么认识的,反正那女孩子和他一个城市出来的。

我们几个人喝了七瓶冰啤酒,聊聊老同学之间的最新消息——小灰领了结婚证;甲妹在奥体中心买了房子,一百二十万;飞龙在天去南审的教务处工作了,似乎还分了房子;还有那四五个去中兴的;老四下周回南京考雅思;肉也要继续考……

反正全是琐事,都在南京混,各个比我强。

吃完饭打的去了1912,还是red club。

陪我们的是大堂经理助理,和海峰是不错的朋友,正好热闹热闹。

绿红紫绿白绿蓝

绿红紫绿白绿蓝

叫了瓶黑牌威士忌和啤酒,XQL付的钱,也不知道拿出来几百;威士忌、绿茶、冰块混在一起,淡如水。

red club里音乐轰鸣,DJ在那里不停的煽动气氛,每个人都在摇摆。

绿红紫绿白绿蓝

突然觉得自己游离于这个世界,是的,我是局外人,狂欢是一群人的狂欢,孤独是一个人的孤独。

手指在随着音乐颤动,心脏却早已停止跳动。

在嘈杂的合成舞曲中,仔细分辨原有的歌声,洗涤沉沦的心,李延亮的《爱我》。

我好累我好痛
你到底爱不爱我
我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爱不爱我
撕掉虚伪也许我会好过
你爱不爱我
我不知该做些什么
你到底爱不爱我

每次唱到爱我的时候DJ都会关闭所有的声音,然后就听到舞池里的人群开始大叫爱我

抬起头,看着墙壁上的灯,每隔三秒钟便换一种颜色,绿红紫绿白绿蓝,绿红紫绿白绿蓝。

XQL和那个老乡俨然已经由吃饭时的普通朋友变成了亲密朋友,搂搂抱抱亲亲吻吻。

大概这才是时代的特点吧,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可以让一个女人从“女的朋友”变为“女朋友”然后变为“女性朋友”,快餐式的爱情。不,根本就没有资格成为爱情,那只是肉体,没有爱。

十二点的时候XQL和女朋友先走了,不用想也知道第三阶段已经到了,只剩下我、海峰和大堂助理。

海峰和她搂在一起聊天,我在桌子上玩骰子。

绿红紫绿白绿蓝

后来海峰告诉我,女人在抱怨刚才XQL太过分了,他也不帮帮她。

男人总喜欢占女人的便宜,而有时候女人却不得不笑脸相迎。

十二点半多吧,我们两个也要走了,外面的小雨似乎暂时停止了侵袭。酒的后劲这时候窜了上来,走路略微摇晃。

绿红紫绿白绿蓝

漆黑的夜,橘黄的路灯照在湿漉漉的马路上,寂静的可怕。相隔数十米,两个世界。

找了家羊肉串摊子,弄点羊肉串鸡翅什么的,和海峰感慨一下未来。

绿红紫绿白绿蓝

硬撑着把最后一串塞到肚子里,叫辆出租车把我们送回三江那边,躺床上立刻睡着。

今天早上八点多起床,愣了一会儿后又打车去了托乐嘉,就在南航江宁校区那边,XQL和小灰在那里租的房子。

果然XQL的房间里又多了个“女性朋友”,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

杀了几圈麻将,要不是时间来不及了真舍不得走,午饭也没吃,他们去小街那边买来着~可惜了……

和林杉打的到雨花台,然后坐16去南京西站,他正在踌躇到底要不要出国。拿个几十万到国外混几年,然后拿个文凭。或者直接拿钱出来做点生意……自己决定吧,反正你们都是有钱人~

上火车,回上海。

网友评论1

  1. 沙发
    徐少林:

    那天我确实有点失态了,不过也好吧。酒不醉人人自醉!那酒吧的领班也是我们连云港的,我那天就记得

    我亲过她,别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和那女孩回来后,她醉的很厉害,我帮她把衣服洗了,然后洗好了之

    后,她突然说她饿了,让我做东西给她吃。外面有小灰和他老婆晚上包的饺子,两个笨蛋帮饺子放在盆里

    面,结果全都粘在了一起。于是我点火,煮饺子....等我做好了,把饺子端到那女孩面前的时候,她已经

    进入梦乡了,喊了好久都没起来....于是我郁闷了,我吃了两口,觉得味道还不错。可是我并不饿,于是

    ...哎,已经深夜4点了,我还没睡意,酒已经醒的差不多了。我今天为什么会这样,我伤害了别人...出

    来把锅还有碗筷子什么的都洗了出来...然后,上床。

    2006-10-23 1:24 下午 [回复]

网友评论1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