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天 蝉蜕

额头僵硬,被太阳晒焦的皮肤些许的掉落,露出白色的新肤,可怜、没脸见人。

总是很晚的睡觉,早上准时的去上班,到日本已经第十天了。

耳朵里塞着音乐,中文歌唱个不停,身处异乡。最初的新鲜劲儿渐渐的退去,剩下的唯有和往常一样的生活,常和别人说起自己——到哪里都是主场。

其实,只有没有主场的人才会这么说。

白天依然忙碌的工作,任务繁重,心神疲惫。

中午吃饭的时候和部长一起,他正好今天刚到日本,和我们几个在YBP工作的下属们一起吃饭。其实也就我和小饭是小虾米,别的都是SE啦PM啦日本这边的部长啦等等~ 随便吃了点拉面和炒饭什么的,还是中国料理店。好在结账的时候部长说请客,又省下九百块。

胡桑过来说下个星期四日本这边的项目组要聚餐,晚上在横滨。不过要自己掏钱,大概五千左右,问我们参不参加……靠,五千啊,不知道我现在经济紧张嘛……而且和鬼子吃饭又不能这么随便,算了,吃起来也没意思。

据说九月七、八、九号我们部去连云港旅游,嘿嘿我八月二十五回国刚好可以参加,心情愉悦啊~虽说连云港没什么玩的,好歹也是公司带着旅游,吃点海鲜也不错。

恩,不写了,晚饭自己随便弄了点,いただきます!

第十天 蝉蜕:等您坐沙发呢!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