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昨天又没写博,越来越懒了。

回忆一下哦,上午去办签证,要出公司才发现身份证没带,于是打车回家拿了身份证再打去延安西路的签证代办点,填写资料比上回快了许多,毕竟算是有经验的人了。成不成就只有天知道了,公司RP不好,整天给人拒签。

晚上荷叶给我打电话,破地方没信号,断了好几次才接通。她后天回中国,大概下个星期五晚上能到上海,不错不错,回头计划一下都去哪儿溜达。

最近的小说质量实在下降太快,看了一半就看不下去了,但是不看小说又无事可作。早上睡到十点半,无聊的发呆,上网也没个人说话,就算有人也不想说话。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
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
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
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
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李易安这斯倒是善用叠字,就像葛洪的“临兵斗者 皆阵列在前”一个字接一个字的轰在心里,让人悲伤的紧。

查看博客的来访统计,看到同事vivian ruru的MSN空间居然我有的链接,看来本博真是魅力无限光芒四射不愧宇宙超级霹雳无敌之名。

《越狱》第三季也出了好几集了,一直没看,据说“那个女人”死了……这剧情真是,看来Scofield这回就算逃出来也没什么意思了。

无聊啊无聊啊,上班的时候想回家,周末在家却更显的无助。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看电视,百家讲坛正在谈到陆游。想起陆游和唐婉的故事,一阵唏嘘……

在一个繁花竞妍的春日晌午,陆游随意漫步到禹迹寺的沈园。在园林深处的幽径上迎面款步走来一位绵衣女子,低首信步的陆游猛一抬头,竟是阔别数年的前妻唐婉。在那一刹间,时光与目光都凝固了,两人的目光胶着在一起,都感觉得恍惚迷茫,不知是梦是真,眼帘中饱含的不知是情、是怨、是思、是怜。

此时的唐婉,已由家人作主嫁给了同郡士人赵士程,赵家系皇家后裔、门庭显赫,赵士程是个宽厚重情的读书人,他对曾经遭受情感挫折的唐婉,表现出诚挚的同情与谅解。使唐婉饱受到创伤的心灵已渐渐平复,并且开始萌生新的感情苗芽。这时与陆游的不期而遇,无疑将唐婉已经封闭的心灵重新打开,里面积蓄已久的旧日柔情、千般委屈一下子奔泄出来,柔弱的唐婉对这种感觉几乎无力承受。

而陆游,几年来虽然借苦读和诗酒强抑着对唐婉的思念,但在这一刻,那埋在内心深处的旧日情思不由得涌出。四目相对,千般心事、万般情怀,却不知从何说起。这次唐婉是与夫君赵士程相偕游赏沈园的,那边赵士程正等她用餐。在好一阵恍惚之后,已为他人之妻的唐婉终于提起沉重的脚步,留下深深的一瞥之后走远了,只留下了陆游在花丛中怔怔发呆。

和风袭来,吹醒了沉在旧梦中的陆游,他不由地循着唐婉的身影追寻而去,来到池塘边柳丛下,遥见唐婉与赵士程正在池中水榭上用餐。隐隐看见唐婉低首蹙眉,有心无心地伸出玉手红袖,与赵士程浅斟慢饮。这一似曾相识的场景,看得陆游的心都碎了。昨日情梦,今日痴怨尽绕心头,感慨万端,于是提笔在粉壁上题了一阙“钗头凤.红酥手”

[color=Green][b]钗头凤

     陆游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悒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b][/color]

随后,秦桧病死。朝中重新召用陆游,陆游奉命出任宁德县立簿,远远离开了故乡山阴。第二年春天,抱着一种莫名的憧憬,唐婉再一次来到沈园,徘徊在曲径回廊之间,忽然瞥见陆游的题词。反复吟诵,想起往日二人诗词唱和的情景,不由得泪流满面,心潮起伏,不知不觉中和了一阙词,题在陆游的词后“钗头凤.世情薄”。

[color=Green][b]钗头凤

     唐婉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b][/color]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等您坐沙发呢!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