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栗鸡与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周末终于再次降临地球,青蛙闭嘴呼吸,乌龟抬头张望。

自行车果然是要换了,刚把掉的链子装上,突然发现脚踏板也呼啦的掉了下来,就剩一个钢棍儿孤零零的在月光下闪闪发亮。

明天早上看完姚明和易建联的两场NBA后坐车找家车行买新车~一定要质量好价格低样子不易被贼惦记啊。

说到贼今天手机差点被抢了,骑车走在龙漕路一段狭窄拥挤的自行车道上时,看到了几个新疆人东张西望。都是半大的孩子,我反正觉得这样的人肯定有问题,倒不是什么地域歧视,亲眼见过几个新疆小偷路上扒钱包而已。

今天在路上我正在听广播,MP3忘了充电了所以早上把耳机插在了手机上(效果还挺不错),过那个路段时突然感觉兜里动了一下,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口袋里的手机,然后转脸看了一下后面……好家伙,几个新疆小伙儿正跟着我跑呢~

电视里见过跟着自行车跑然后抢包逃窜的,现实里还是第一次遇到。赶紧把手放到兜里,死活不肯拿开了,怎么说也是一大老爷们儿,难不成还能硬抢我不成?

呵呵,一想到手机差点就给人扯了心里就一阵后怕,里面的通讯录啦短信啦可是想找都找不回来的。

好在反应比较迅速,下一个红绿灯就沿着石龙路去龙川北路的菜场了,在那里买了四个鸡腿,让老板剁成块儿。又买了一包板栗,真空包装的那种,省的我去剥皮儿了。板栗还真贵,一斤要我八块钱,老板也不肯降点,就送了几根小葱做补偿~

回到家酒缸问我有没有看到跳楼的?

“我们这儿?”我奇怪了……

“门口,喜泰路那边,有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嚷嚷着要跳楼,下面围了一堆人了。”

我没从那边回家,中国人总是喜欢跳楼与看跳楼,和我米关系,不珍惜生命想跳就跳吧。

板栗烧鸡、或者叫板栗炖鸡、或者板栗炒鸡……反正我有板栗还有鸡,捣鼓捣鼓能吃就行了,NND有些甜,早知道就不放糖了,网上的食谱害人啊。

还有个炒青菜……实际上是煮青菜,有荤有素,再来碗大白饭~おいしいですよ~~

吃完饭佯装喝水,等酒缸吃完把两个菜碗都洗了我才去厨房洗自己的碗,哈哈。

电视里山西的矿难报道还在继续,这些事情永远不会在中国停歇的,煤矿老板们拿的可真是“血汗钱”啊。

打开邮箱,收到一封自称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的邮件,想写两篇关于村上的专题。已经采访过林少华老师了,现在想采访几个很喜欢村上的读者,上网一搜自然就找到我了,所以想做个电话采访。

电话采访的事情当然没什么问题,不过恐怕要让他失望了,毕竟自己一直都没有那种可以把心中所想畅所欲言表达出来的能力。很多人问我为什么喜欢村上春树,我总是回答不上来,只能说喜欢一个人不需要什么理由,觉得好自然就一直喜欢下来了。

自从毕业之后就没有什么时间重读村上了,虽然赴日出差期间买了一大堆村上的日文原版书,但至今还是静静的躺在书橱里。

也许,只有年少的时候才能肆意的去追寻一个曾经的“村上春树”。

板栗鸡与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友评论2

  1. 0楼
    alvin:

    谢谢的话就没事多回复几句,不然总显得我一个人在这里自言自语……呵呵

    2007-12-09 11:01 上午 [回复]
  2. 0楼
    大雁的家:

    听着你的音乐看着你的文章,仿佛走进一段幽深的记忆,谢谢你每天陪我渡过宁静的时光!

    2007-12-08 10:35 下午 [回复]

网友评论2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