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冉年华催暮

又至一日完结时,躲在黑暗的小屋,音乐淡淡的环绕在耳边。

很久没有更新过电脑里的音乐文件,所以我现在听的依然是几年前不知从何处下载的老歌们。新人、新歌注定远离我的耳朵,网速的缓慢早就断绝了自己寻找歌曲的念头。

喜欢老狼,百听不厌。虽然音乐文件夹里最多的歌曲是水木年华,但是随着时间的迁移,真正去触碰它们的机会越来越少。

曾经的最爱,最终变得一文不值,一如我们的情感。

一个人变老的标志就是他不停的回忆,追忆似水的年华——路边的野草、河畔的滩涂、抑或是尘土飞扬的操场,回忆无处不在,如同独角兽的头盖骨,等待着有谁去把回忆读取。

周围的人们酝酿着变化,或者是我不曾关心的,暗流汹涌。

我只是每天不停的工作、工作,回到家去蚕食着记忆……直到当回忆回忆也成为回忆。

【菩萨蛮】

风柔日薄春犹早,
夹衫乍著心情好。
睡起觉微寒,
梅花鬓上残。

故乡何处是?
忘了除非醉。
沈水卧时烧,
香消酒未消。

冉冉年华催暮: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