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榻一身卧,一生一梦里。

困,突如其来,像是黄世仁来到杨白劳的家里对着喜儿淫荡的装着伪善的面孔,睡吧~ 睡吧~

纠结的搓着衣角,低头躺在床上……

于是周六睡到中午一点,起床吃了饭,两点钟接着睡到六点。风扇呼呼的吹,空调开一会儿关一会儿,懒得开电脑、懒得开电视,就这么躺在床上做着不知名的梦。

归来独卧逍遥夜,梦里相逢酩酊天。

周日是09年第一次日语能力考的时间,报了名却没看过书,只是昨晚临睡前大概的看了下准考证说是八点半考试。

定了六点的闹钟,心想起床后还可以充裕的吃顿早饭。一夜没有突然醒来,睁眼的时候大约也到了五点半,不过困的睁不开眼,恨不得不去考什么劳什子的试——反正又不会过,徒增烦恼尔。

不过交了钱报了名领了准考证不去体验一下大学生活又实在对不起伟大的祖国伟大的党,所谓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炸药包?我去炸学校……轰隆一声学校炸没了!

炸药包没有,砖头PSP倒是有一台,坐上111到了华理工,找个mm聚集的荫凉角落,干净利落的指挥火箭76:48大比分战胜湖人,首次单场上70分啊~

考试的结果毋庸置疑,在教室里落地扇的呼呼声、窗外清脆的蝉鸣声、以及众多mm沙沙的涂抹答题卡的声音下……渡边同学趴在桌子上狠狠的把口水吸了回去,隐约可见试卷上的氏名栏写着“天才”两字 一榻一身卧,一生一梦里。

考完试坐车去体育馆,和同事约好了去玩桌面游戏,某小区的28楼,几个人拿着桌游玩儿了一下午。

晚上到白玉兰吃饭,聊聊公司里的八卦,真正的生活又能有几个如意?

睡吧睡吧,在费德勒神奇逆转的欢呼声中,睡去。

一榻一身卧,一生一梦里。: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