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最后一次见小狗

今天高中同学聚会。

早上八点多起床,刷牙洗脸吃饭,临走时还喷了点啫喱水。

九点四十左右到了一中本部的门口,徐可嘉、王国国、金爽、吴倩几个人正在门口呢。

见了我第一句话就是:“你又胖了!”

唉,真不懂得体谅偶……

于是一边等其他人一边聊天,高中班主任居然几天前再婚了,对象居然是QJ!怎么看也觉得那个家伙配不上我们的班主任啊,不过既然她做出了选择,我们也就只能祝福了。

过了一会儿,王传玉和李孟男两口子来了,喜糖都不给,小气:)

陆陆续续又来了几个,马波、刘冬、张占阳谁的。

十点半的时候估计也不会再有人来了,我们11个人就走到二中门口,到大阿福酒店坐了下来。

刚坐下,手机就叫了,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问我今年还聚会吗?

靠,这么巧,我赶紧通知她到这个酒店,反正菜还没点呢。

再一看手机号码,居然是小狗的!原来前两天我重新编辑电话本的时候把她的号码输错了一位!

苍天,我居然能犯下这种错误,幸亏她给我发了条短信,要不然还真的永远没机会再见了呢。

站到门口,点上熟悉的香烟,等待她的到来。

烟着到一半,小狗来了。

熟悉的面庞,今天带上了漂亮的黑边眼镜,这就是我的小狗吗?

打了个招呼,带着她上了二楼,结果一脚踩空差点摔倒。

王梦这个家伙竟然记错了时间,把高中聚会和初中聚会搞混了,幸亏今天我手机是问表哥借的,赶紧告诉他在哪里吃饭,13个人算是到齐了。

吃饭时小狗坐在我的左边,四年了,每次聚会我都坐在你旁边,你知道吗?

传玉和可嘉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他们都是知道我的心事的,可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一顿饭吃了两百块钱,其实也没怎么吃,光聊天了,毕竟他们都是即将毕业,马上要各奔东西了。

班长不是去加拿大就是美国,小狗也要飞往德国。

而我,正为了一个小小的毕业文凭在大学校园里鬼混!

啤酒一杯杯的灌进嘴里,听着他们对未来的憧憬……祝福你们,我的兄弟姐妹!

不知怎的谈着谈着谈到了自杀的方式,跳楼不好,注射兴奋剂也不好。

我没插话,但我知道,如果是我,我会割腕。

看着自己的鲜血一点点流出,告别这个世界,是最好的方式。

扯远了,回到聚会上来。

吃完饭我们又回到本部,想进去再看看以前生活奋斗过的地方,结果门卫不让进,非要有个老师带进去。

东找西找还是徐可嘉的姐姐帮了大忙,她正好在一中教高二,虽然今天不在学校反正签了她的名字就让进去了。

在本部的撷秀圆里走走,重温了当年的点点滴滴,去了以前上课的教室,操场,一切都那么的熟悉。

表哥的手机有摄像功能,我就东拍拍西拍拍,对着老同学们不停的按下OK键。

可我不好意思拍小狗,我没有勇气。

到最后也只留下了她的一张侧面照片,她正拿着数码相机拍假山的风景。

还有一张是她和金爽的,不过效果不好,距离太远了。

我的心情是难以形容的,喜欢的人站在眼前,我却没有资格对她说些什么。

临走时叫上一个初三补课的女孩,帮我们用数码相机拍了张合影。

我站在她的身后。

出了本部的校门,国国有事先走了。

我们反正也没什么事,正好吃饭还剩下三十块钱,班长说咱们去分校吧,于是一呼百应。

等了二十分钟,17路来了。

到了一中的九里分校,还是不让我们进,于是又开始找老师,最后找到李志坚,他现在是个什么领导,还挺管用。签了个条子,终于放我们一群人进去了。

在分校又溜达了好一会儿,看看教室,看看食堂,看看宿舍。高三的学弟学妹们还在拼命的读书,为了那毫无意义的大学教育。

分校新建了体育馆,宿舍教室什么的还是到处空调,一中的条件确实是比大学还要强的。

清华门、北大路、同济桥。

走在同济桥上,我对小狗说:“你站在这里是最合适的,同济的高才生嘛!”

她笑了笑,拿着相机四处拍拍。

离开分校,已经是下午四点多快五点了,坐在公交车里,看着远方的夕阳。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马上就要分别了,下回,还有下回的见面吗?

下了车,小狗去站台等34路,我去取自行车。

可嘉走到我身边,轻声对我说,“过去给她打个招呼吧!”

我说等我拿完车子,后来一想,要是自行车推来时她已经走了便再没机会见了。

于是跑过马路,来到她身边。

“你坐车啊?”

“是啊,你也坐公交?”

“不,我骑车回家。你明天回上海?”

“恩!”

“我2号回南京,那,再见了!”

“好,拜拜!”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的分别终于来到了。

亲爱的小狗,请允许我这么叫你。

当自行车上的男生驶过你面前时,你知道他的心情吗?

你不用知道,也无须知道,正如我也无须再次面对你一样。

我知道,你会幸福的,因为,我会永远在黑暗中祝福着你。

一路,走好!

可能是最后一次见小狗:等您坐沙发呢!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