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仙

三天的假期结束,回到公司,果然还是上班更舒服些……杯具了,现在闲上几天都会变得这么难过。

一个字——闲的蛋疼。临江仙

日子一天一天过,清明节过后2010的四分之一便这么匆匆离去,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09年底的时候想着10年有些变化,结果除了桌子上多出来的一个玻璃杯,大概就只有杯中苦涩的茶叶了。

又有同事离职,三年的合约期满,没了赔偿金的约束,人总是往薪酬更高的地方转移。以前朋友问我何时回南京,我总推脱现在走要赔钱,现在不必赔钱了,又实在懒的移动。

习惯是种不知好坏的东西,可以称之为稳定,也可以称之为懈怠。

懈怠,梵语kausi^dya。又作怠。心所之名。俱舍七十五法之一,唯识百法之一。为‘勤’之对称。

来上海接近四年,早已遗忘了当年的那股冲动。

今天天气阴沉,早上关门的时候还在犹豫要不要带伞,结果傍晚果然开始淅淅沥沥的飘起阵阵雨丝,幸亏公交站台就在公司楼下,下车的时候雨又停了会儿,不然可真是春夜喜雨湿满巾了。

昨天地底深处熬了八天八夜的矿工们被陆续从救出,今天卫生部山西疫苗的调查结果依然毫无问题,屁民们在天朝也就只能微博上呐喊几声,还要担心跨省躲猫猫。

其实说到底是屁民们没有权利,资本家压榨着屁民们挣的盆满钵满,官员们对着GDP喜笑颜开,谁管屁民们的死活?

要么彻底改变,如同几十年前拿起枪杆子的那群农民。要么彻底融入,屁民努力的变成资本家,然后变身人民的好公仆。

权利掌握在谁手里,谁才有发言权,其他的不过是一小撮而已。

现在一个屁民正坐在电脑前琢磨着,琢磨着怎么样才能让他十年后不再是一个屁民。

【临江仙】

忆昔午桥桥上饮,
坐中多是豪英。
长沟流月去无声。
杏花疏影里,
吹笛到天明。
二十馀年如一梦,
此身虽在堪惊。
闲登小阁看新晴。
古今多少事,
渔唱起三更。

网友评论2

  1. 沙发
    ylzdhui:

    4个字,多了个杯具,我一介屁民我琢磨着还有没有明天

    2010-04-07 6:29 下午 [回复]
    • 渡边:

      屁民你谁谁啊,绍介一下,让我认识。

      2010-04-07 8:20 下午 [回复]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