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九日晴

尼采说:“上帝死了。”
很多年之后,传教士们在教堂挂出标语:“尼采死了。”

夜里两点睡觉,早上一觉睡到十一点,室友在厨房里炒菜,耳中不时飘过热油兹兹的声响。

起床,到浴室里洗澡,水由冰冷慢慢变得炽热,抹上着哩膏,刀片划过。

六月九日,高考的最后一天。一直觉得人永远生活在自己的年龄阶段内,在特定的阶段接触特定的,仿佛满大街的人都和自己一样,对待某事犹如天大的事一样。

然而一旦过了这个阶段,一切都是狗屁。

尼采说:"世界如果并不健忘,会显得多么没有道德啊!"

我们早已遗忘了真正的目标。

在ran的space听到一个女声dalendalen的不停哼唱,放到自己这里当背景音乐,觉得顿时整个世界都与我无关,心平气和、心若止水,像是看到了高中校园的两块巨石——“宁静”“致远”

我们的一生都在寻找,像拧发条鸟一样不断的嘶鸣,像没有脚的张飞鸟只能不停在天空飞翔。

任年华似水,似水年华。

六月九日晴

ps.友情链接清理,残留13。

网友评论2

  1. 板凳
    alvin:

    泥棒じゃない~音楽は全人類の!

    读书人的事,怎么能叫泥棒呢?

    2007-06-09 6:03 下午 [回复]
  2. 沙发
    Ran:

    泥棒,
    居然又偷我空间的音乐.
    这人真是......

    2007-06-09 5:50 下午 [回复]

网友评论2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