ナナ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学会抽烟,那种从灵魂深处喷发出的烟雾经由肺泡,带走了残留的情感。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开始习惯把耳机的声音开到最大,藉由他人之口而震动的鼓膜,驻留在内存的角落,声断即消。

写程序的人皆是上帝,造物主般的控制着一切发生,条理清晰、if必然end-if,如此这般的条件必然产生如此这般的结果。

我不是上帝。

小松奈奈、こまつなな、ナナちゃん,知道吗,我曾经不止一次的提到想写一本小说。

想好了天气,想好了女主角的名字,想好了阳光透过古旧的玻璃窗打在墙上映出斑驳的印记,唯独没有想好剧情。

但是,ナナちゃん,看过NANA后我不得不决定放弃这个愿望,因为那个名字所能发生的故事,你已经全部告诉我了。

同样,故事总是有两部分组成,六十多年前《杂志》第13卷的二至四期也作了完美的补充。时间会变,人却总被看的透彻。

话说的像是在猜谜,人生又何尝不是,解开谜团的过程中往往不经意的被丝线缠绕。

作为孤独的金属块在宇宙中穿行的斯普特尼克后裔们,偶然相遇、失之交臂、永离永别。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一种成长,也许有一天在荒凉的冥王星表面,两具早已面目全非的卫星碎片会不期而遇。

“我曾经见过你,在年轻的时候,偶然的相遇伴着漫长的回忆。时间早已磨平了一切,只记得错身而过的瞬间,宇宙的尽头出现一道蓝边,如沁入白纸的蓝墨水一般缓缓向四面扩展。它竟是那样的蓝,仿佛汇聚了全世界大凡所有的蓝而从中仅仅抽出无论谁看都无疑是蓝的颜色用来划出一道。

后来我想,那里也许是我们曾经的故乡。”

晚安,ナナ。

晚安,上海。

ナナ

ナナ:等您坐沙发呢!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