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酒喝完,离开苏州。

现在正在宾馆里和海峰住在一起,聊聊天,谈谈烦恼的事情。家里的矛盾昨天又恶化了,我也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明早回南京后再说吧,脑子里一片混乱。

昨天没赶上预定的动车,临客八点五十从上海站开出,一个多小时就到了苏州。虽然到昆山都是站着,但想想小时候都是这么过来的也不在抱怨什么了,人不能享受过了就丧失了吃苦的能力。

到苏州后打车去了市政府,和林杉碰头,在他们公司宿舍住了一宿。

说是公司宿舍,其实也就是租的某小区顶楼,带阁楼的一个商品房,楼下住了七个人,楼上住了两个。正好国庆放假,就林杉一个暂时还留守,我们买了几罐啤酒,又下了两包面,回想了一下大学的时光。

今天一早(其实也已经过了九点)起床收拾了一下东西,坐把子的车去酒店。秦城帮我们一帮子大学同学订了十间房。

然后就没啥说的了,同学见面分外眼红,聊聊天就到了下午。当然中午也蹭了一顿饭,正式的婚宴定在晚上,香格里拉大酒店,五星级的……

一千块的红包少不了的,可怜我的小银行卡啊。

下午秦城去太湖拍外景,我们几个同学没事儿,开了三辆车追逐着跑去太湖。想想毕业两年了,好多同学都带着女朋友、开着丰田宝马什么的来参加婚宴,有点汗颜啊。

还没到太湖就收到消息说秦城他们已经拍完外景回来了……靠,真不给面子。

三辆车同时在路上掉头,场面颇为诡异。

在超市买了点食物,准备晚上喝完喜酒接着欢庆。

然后就是晚上奔赴香格里拉了,一顿饭吃的很尽兴,场面很大,约乎有六十九桌。对了,他家的婚房上午也看看了,整个儿一三层小别墅,有个小花园不说,一层至少也有一百多平……真是不能比啊,门口一排的宝马7系列。

唯一比较让我开心的就是吃到一半,突然听到主席台上秦城叫我的名字,原来又要抛花束了。六十九桌人,我作为同学代表被请上舞台,和一堆人一起等着新娘子抛出花束——接下来准备结婚的那个人。

二月份高鑫结婚的时候我就接到了何君同学抛出的花束,这回呢?

第一抛,显然曹同学的力气很大,直接抛出了舞台,没人抢到。第二抛,花束径直从我头顶飞过,只见渡边同学飞身一跃,好似虬龙出水,一把抓住了飞行中的花束喜酒喝完,离开苏州。

再次的被请到司仪身旁,爆点男猪脚大学时的猛料,好歹当年俺们是同一个床来着。

不过,唉,真不知道我何时才能找到另外一半(在此继续诚心征求未婚女青年)。明天就回南京了,先奉上花束照片,虽然被同桌的大学同学摘掉三四朵儿……

喜酒喝完,离开苏州。

网友评论3

  1. 地板
    Kate:

    排场恐怖了.....
    最近此人像飞人一样来来回回好几个城市,hoho

    2008-09-30 11:43 下午 [回复]
  2. 板凳
    alvin:

    我说实话,大学同学家里基本都很有钱的,不像我只能靠自己瞎混。

    2008-09-30 3:51 下午 [回复]
  3. 沙发
    sherry:

    你同学很牛嘛,出来两年就买宝马,住别墅啊

    2008-09-30 3:31 下午 [回复]

网友评论3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