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道的终结

早上收到season的短信,让我下午帮忙去教堂请假,她要去云南三个月,慕道班是去不成了。

三点钟出门,外面热的让人发狂,开了四十分钟后来到徐家汇,从地铁通道穿过漕溪北路进入教堂。教堂正在封闭施工中,谢绝参观,我进去的时候被门卫稍微拦了一下,说一下去慕道班就没事了。

帮她请了三个月的假,工作人员说三个月后还是这个时间接着来上课就行。

显然她们已经将我遗忘,我这个慕道班的001号早已被主遗忘。月初把我赶走的时候说月底会给我电话,然后参加收录礼的第二批仪式。写这篇日志的时候已经是六月三十号二十三点五十九分了,再过一秒就是香港回归十周年;再过一秒就是北京奥运会第一阶段购票截止;再过一秒就是我从此不再相信上帝。

没有谁是可以相信的。

走出教堂的时候衬衫已经湿透了,上海的太阳毒辣的照在脸上,路旁有些工人正在打磨地砖,声音吵杂尘土飞扬。

到附近的几家眼镜店转了转,想换个眼镜,现在的这个尺寸略小,双鬓总是被压出深深的一道印记。

买不起,挑了个相对便宜的也要八百多,于是放下,继续行走于热浪之中。

坐车回家,出来一趟就用三分钟帮season请了三个月的假,满身大汗的打开空调时三个小时已经过去了。

院子里晒着上午洗的十几件衣服,衬衫上染着不知哪件衣服褪掉的红色,无论如何也清洗不掉,可怜的狗。

慕道的终结

慕道的终结:等您坐沙发呢!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